2012年12月22日 星期六 12月上旬(总第347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贞丰小妹

2013-01-24 16:44:34

  黔人

  我在温州工作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经常舍近求远到一个叫做白鹭屿的地方吃早点。

  白鹭屿是与温州大桥工业区毗邻的一个村庄。周围工厂多,租住在这里的员工也多。因为居住的人多,天南地北各种风味的小吃摊也多。

  我是贵州人,最怀念的是家乡的剪粉。这种粉,制作工艺并不复杂,吃法也很简单。就是用蒸好的米皮,用剪刀剪到碗里,放上一些油辣椒、酸菜,洒上一点食盐和葱花,用酸汤、酱油拌好,吃起来真是美味可口。但据说对米的品种要求却很特别,必须要用贵州土产的“贵朝米”才行,其它任何地方和品种的大米都做不出这种味道。所以,走出了贵州,很难在别的地方碰到这种小吃。也正因为如此,许多离家在外的人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吃上几碗剪粉。很多人春节期间顶风冒雪赶回老家,除了和家人团聚外,能吃上一碗香喷喷的米粉,也成了一个重要的理由。所以,不光是我,大多数离家在外的贵州人都有这种“剪粉情结”。

  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我,白鹭屿出现了一个专卖贵州剪粉的小吃摊。听到这样的消息,好像马上要见到一位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让人喜出望外。为一饱口福,第二天一早,我从驻地赶了十多里的路来到白鹭屿。小摊就摆在路边,一眼就能看到一块普通木板上用毛笔写着的“贵州剪粉”的牌子。一张简易的桌子,几张简易的小凳,一个忙里忙外,看上去还是一脸稚气的“女老板”。因为凳子不够,很多顾客都站着吃,还有一些索性蹲在地上吃了起来。这情景,让人仿佛置身于家乡某个熟悉的街头。

  我先吃一碗,虽没有想象中的地道,却也让人有种“久违了”的感觉,于是再吃了一碗。我的狼吞虎咽的吃相,让在场的几位老乡笑个不停。

  经打听,这位“女老板”不过二十多岁,来自贵州贞丰县。先是在一些厂家打工,因为只有初中学历,技能又不熟练,只能干一些最简单的活,月工资也只有六、七百元左右,根本不够一个月吃住的花销。遇上工厂裁员,往往还首当其冲被裁掉。几番失业之后,她反思自己,与其过这种收入不高,又没有保障的打工日子,还不如找点什么事情自己干干。当她了解到当地贵州老乡多,又都喜欢家乡小吃后,她便鼓足勇气,从老家购进相关原料,因陋就简地办起了这个“路边摊”,一开张便吸引了很多顾客。我在现场看到,生意不错,她干得很欢。

  自此,只要有时间,我都尽可能跑到那里饱餐一顿。我还在心里盘算,等有空的时候,给她写篇报道,在贵州的媒体上介绍介绍,让家乡的姐妹们学有榜样,做有标杆。

  大概过了二三个月的光景,我出了一趟长差,刚回来就到白鹭屿解馋。可眼前的情景是,街道繁忙依旧,却不见了“贵州剪粉”的踪影。一位曾经的顾客告诉我,这小妹太善良,不适合做生意。她为薄利多销,价格定得很低。来吃的又多是贵州老乡,有些还是“熟人熟脸”的,就常有人赊账。有的人不但自己赊账,还带着人来赊账白吃,而且一吃就连续好几天。有些人说好一个星期或最多一个月一块结账的,却往往一拖再拖。小姑娘拉不下脸,当然也是出于信任的缘故,就没顾及太多。外来人员流动频繁,行踪不定,等到她感到资金紧张,想找这些人结账的时候,却连鬼影都找不到了。本来就是小本买卖,靠的是以生意养生竟。一些人的恶意拖欠,让她入不敷出,到后面基本上就撑不下去了。无奈之余,只好关门大吉。于是,“女老板”重操旧业,又成了一些小厂的“打工妹”。

  也许是我本善良的原因,不太相信一些老乡的素质会低劣到这种地步,也不太相信几个无赖吃客的欠账竟致于拖垮一份生意,毁灭一个人自谋生路的梦想。所以,关于这个说法,我始终将信将疑,但没有核实,也无处核实。

  就这样,贞丰小妹和她的“贵州剪粉”像谜一样消失了。

  而在多年之后,想起这件事,仍像谜一样,久久萦于我的心中……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