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9日 星期四 11月上旬(总第34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隔壁奶奶来敲门

2012-11-29 15:47:12

  □黔人

  我正做着家务,门铃响起,接着是一阵微弱的敲门声。

  打开门,一位老奶奶在门外站着,敲门的手还没来得及缩回去。

  我认得出,她是住在隔壁的,也就是我的邻居。但我不曾与她有过交往,甚至也没有和她打过一声招呼,因而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家人住在这屋里。这也许就是钢筋水泥构筑的现代都市生活吧,隔壁邻居多不来往,彼此可能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却不知道对方的状态。

  “奶子!”、“奶子!”、“老人的奶子!”老人嗫嚅着。

  不知道她说的是哪里的方言,开始我总是听不大明白,还以为她是让我帮她看看身上叫做奶子的地方有啥问题呢,心里有些犯难。

  “您慢慢说,我听不大清楚!”我直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听清楚,她是要请我帮她买老人喝的奶,不含糖的那种,应该就是平常所说的纯牛奶。她在小区附近的超市没找到,可能要到远点的地方才有卖,所以想请我帮忙。

  说着,她递过二十元钱。我没要她的钱。我说:“小事一桩,一会我开车出去帮您买。”

  说完这事,我想关门进屋,可老人还站着,没有走开的意思,我也就停下。

  “我都82岁了。”她说。

  我慢慢适应了她带着浓厚方言味道的普通话,能够连听带猜明白她的意思。

  老人说,她是新疆人,因为女儿带着孙女住在上海,她也就跟着来了。但女儿并没和她住在一起,这里是女儿给她租的房子,有空的时候会来看她。她育有一儿二女,儿子离得远,一年也难得见上一次面。两个女儿都在上海,但二女婿看她不顺眼,他们也不怎么往来,实质上她就主要依靠大女儿了。“但我不愿和他们住在一起,要听他们指挥,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一会叫你朝东,一会叫你朝西,一点都不自由,所以我宁愿一个人住!”

  但她转念又说:“我喜欢自由,但我害怕孤独!”因此,她大女儿帮她把一间屋子转租给一对青年男女,客厅为公用,为的是增加一份热闹。可这对小年轻太邋遢,衣服鞋袜满地乱扔,客厅也从不打扫,弄得臭哄哄的。女儿说,要不就让这俩人搬出去算了,老人却不同意,“虽说乱点,多个人,总还是热闹些!”

  “丫头那男的可有钱啦!”老人说道。

  我知道老人说的丫头指的是大女儿,但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说“女婿”,而说“丫头那男的。”我当然也不便打听,任老人说下去。

  “那男的在老家做房地产,好多年前就买了块地皮建宾馆,租给别人经营,一年要收几十万的租金呢。还有建商场、房屋,那得赚多少钱啊!现在可没前几年好了,领导换了,没有关系,批不到地了。”

  老人说着,话题回到自己身上。“做女人真难呀,我年轻的时候,男人在部队当连长,我生孩子、坐月子,他都不在身边,几个孩子都是我独自带大的。到老了,好不容易在一起,他前几年又比我先走了。”

  我安慰她:“看您老身体很硬朗的,一定可以活到100岁。”

  “我活啥100岁啊,就算活得到我也不愿受那份罪,现在都难过死了。孤独、无聊,什么事也不能自己做,总要拖累别人,现在连做点饭来吃都很麻烦了。再说,像当领导一样,总要让位吧,旧的不去,新的怎么来!”

  老人叹口气说:“丫头比我还难。”

  “为什么呢?”

  “她男人嫌她不生崽,私下和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儿子。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既不离婚,又很少在一起生活,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她的话语里有些伤感。

  我不知道怎么劝慰她,只能说,您老休息吧,不要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的。

  她似乎觉得和我聊的时间久了一些,抱歉地说:“你去忙吧,打搅你了,人老了真是不中用,总是想找人说话,他们又不常来看我,来了也不愿听我说什么,所以见到你就唠叨了这么半天!”

  老人转身进屋,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

  我看看桌上的台历,又是一年重阳节(老人节)了……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