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01日 星期三 12月上旬(总第29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青溪依旧

2012-10-15 02:36:07

青溪依旧
  □ 张小媚
  一位曾参与援建青溪的朋友告诉我,尽管回到温州一段时间了,但还是会经常想起在青溪“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的日子,那是他终身难忘的时光。不经意的一席对话,牵起了我对记忆中那座千年古镇的深深怀念。
  
  (一)
  青溪地处川甘两省交界,是蜀北青川县下辖的一座千年古镇。
  两年前,古镇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灾难在顷刻之间几乎要将整个小镇掀翻。地震发生后,温州各界积极响应,踊跃赈灾。青溪镇就是温州市对口援建的灾区,而我所在的单位也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重建工程中给青溪镇捐建了一所幼儿园。
  人的一生总有那么一些际遇是在计划之外的。如同那个深夜,我和同伴第一次踏上这片浸埋着太多情绪的土地,血与泪,纷争与安详,悲痛与振作,浴火与重生……
  到达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有时候就像结识一位新朋友,或转瞬即忘,或有缘无份,而能做到一见如故、念念不忘的实属少见。青溪之于我,应该算是后者吧!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会像此刻一样,拒绝了热闹的周末聚会,端坐在书桌前,品着绿茶,回忆那初次邂逅时的点点滴滴。
  在没去青溪之前,青溪在我的脑海里还只是2008年那场地震中的一处重灾区。真正置身于这座千年古镇,我恍若隔世,仿佛经历了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
  
  (二)
  经过两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和将近七个小时的山道颠簸,我们到达青溪的时候已是深夜十一点。夜色蒙蒙,我们安榻在青溪镇阴平村一户名为“向阳居”的农家旅舍里。
  次日一早,在忽远忽近的公鸡打鸣声中,开始了我与青溪的亲密对话。
  推开旅舍房间的窗户,这才发现,我们着实是在山中了。旅舍的背面,是雾霭笼罩着的巍巍山谷,山高林密,云遮雾罩。两侧的山峰似两把锋利的尖刀,插在腰际,险峻无比。难道这就是摩天岭?
  我的猜测在旅舍老板的口中得到了证实。山间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那场发生在这里的传奇战争迎面而来,唤起了我对历史的追忆。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或许会对摩天岭留有印象。书中第一百一十七回记载:“阴平峻岭与天齐,立鹤徘徊尚怯飞,邓艾裹毡从此下,谁知诸葛有先机”。阴平古道是我国古时的一条重要驿道,摩天岭是阴平古道上险要的一处,摩天岭南麓便是青溪镇。自东汉以来,这里一直是王室与地方势力相互攻战不息之地,为历代兵家之必争。
  三国炎兴一年(263),司马昭命钟会、邓艾伐蜀,军至摩天岭,粮运断绝。邓艾束马悬车,以毡裹身,推转而下,将士攀木缘岩,鱼贯而进,经江油关灭蜀。
  邓艾给蜀地的先人带来了灭顶之灾,但他裹毡而下的壮举却也让人荡气回肠。可惜,一代名将虽然立了奇功,却仍然逃脱不了诸葛亮的预言。传说,摩天岭山巅有一石碣,上刻“臣相诸葛亮题”。其云:“二火初兴,有人越此。二士争衡,不久自死。”果然,灭蜀之后,邓艾在与其重要的战略伙伴钟会的争功夺势中,被钟会诬陷而遭杀害。
  面对千年摩天岭,不禁让人心生感慨,多少英雄往事,多少是非成败,在岁月的长河里,都化为缕缕轻烟。只有这青山依旧,守着历经风雨、战争和灾难的沧桑小镇。
  
  (三)
  离开阴平村,在温州市援建指挥部,我们看到了记录青溪震后的一组图片,废墟之上,到处是坍塌的房子,小镇一片狼藉。
  在自然灾难面前,人的力量显得如此卑微,无力阻止。而在灾后的重建中,却让我体验到了万众一心带来的奇迹,现代文明的暖风伴着援建指挥部的进驻吹进了这座千年古镇。
  重建,不是简单的再建,对于青溪来说,这是一次跨越和重生。
  走在路上,一幢幢新建的具有川北风情的“小青瓦、白粉墙、人字顶、提脚线、栏花窗”映入眼帘,一个个富有现代气息的社区分布在马路两侧,一座座崭新的校舍不时传出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
  这里的温州元素更是遍布青溪,触手可及。沿途,“打造精品工程,建立温州缓建形象”,“青溪温州一家人”,一幅幅洋溢着暖暖情谊的标语随处可见。一条条以“鹿城大道”、“瓯海大道”、“泰顺路”、“永嘉路”等命名的马路,一直延伸到视野不及的大山深处。“浙C”牌照的温州汽车,“我呢我呢”的温州方言正成为这个小镇新的活力元素……
  短暂的考察活动结束了。离开青溪之前,我喃喃自语,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还会有机会再来这里?是否还能在那棵银杏树下邂逅小背篓里的双胞胎姐妹?是否还可以枕一脉溪水做一个遥远的三国梦?
  但愿青溪依旧,摩天岭依旧,金灿灿的乡村秋色依旧。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