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01日 星期一 11月上旬总(第297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被辜负的“信任”

2012-10-15 02:35:30

被辜负的“信任”
楚风
那年,我上高二。正值非典肆虐之际,国人闻“非典”色变,恐慌和噩耗不时传来。临近“五一”,大家早就期盼着回家改善伙食了。直到“五一”前一天的中午,班主任才急匆匆地站在讲台上宣布了一个令全班哗然的消息:五一长假临时取消,七天照常上课。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像炸弹一样在教室里炸开了锅,大家对学校这种近乎“专制”的行为难以理解。班主任前脚刚走,大家就聚在一起开始起哄,义愤填膺地数落着学校种种“法西斯管理方式”。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气愤,其中有人冒出一句“明天不来上课了,看他们把我怎么着”。有人问我:“你明天还来上课吗?”我当时脑子一热,也气冲冲地跟着说“明天不来了”。几个人听我这么一说,也都跟着附和起来,团结力量大,我们幼稚地以为可以向学校发起挑战并赢得成功。就这样,一场酝酿中的罢课运动诞生了。
 “五一”早上,是语文早自习。语文老师刚好是班主任。早上起床铃响了后,大家躲在被窝里面面相觑,早已没有睡意,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有几个意志动摇的人见我这个老师心目中的三好学生还赖在床上一动不动干脆也铁了心“抗战到底”了。
上课铃声刚响,大家惊恐地开着玩笑说“等会班主任肯定气冲冲地冲进我们的寝室”。正当我们还在猜想该是怎样一个场面的时候,门猛地被一脚踹开了,“赶快起来,把衣服穿好,全部到校门口那站着”。果不其然,班主任来了,火冒三丈,怒气冲天,大家都不敢正眼看他。穿好衣服,我们就乖乖地在校门口,齐刷刷地站成了一排。因为人数太多,又站在学校显眼的地方,一时成了学校亮丽的“风景线”。校长知道后,叮嘱班主任一定要严肃处理。罚站了一节课后,我们全被叫到办公室,班主任异常的恼火,严肃地将这次事件定性为“从教以来碰到的规模大、性质恶劣的事件”。那天我们几个人被狠狠地批评了个够,直到中午才被放回教室,还要求深刻反省,交一份检讨书。
回到教室后,那些老老实实上课的同学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们这些为争取假期“英勇献身”的人。有人偷偷地告诉我,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绝对不是我带头的,肯定是被其他人怂恿的。其他人,只有一个,理由很简单,他是一个有“前科”的人,自然成了“替死鬼”。我的心情极为复杂,强烈的愧疚感如火山一样迸发。在我犯了如此大的一个错误后老师还是如此地信任我,但事实上如果我不带头参加,其他同学也就不会有那个勇气,罢课运动也就胎死腹中了。
这已经是发生在七年前的事情了,却一直如警钟一样时刻敲打着我如何去为人,去处事。班主任在同学面前讲的那句话至今都让我深感愧疚,愧疚之余更多的是警醒。这份被辜负的“信任”让我真正明白做正直人,做正确事的重要性。我曾经辜负了恩师的信任,如今,我将这份信任如瑰宝一样珍视。这些年来,无论是上大学,还是踏上工作岗位,我都严格要求自己,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岁月在变,不变的是恩师曾经的教诲和信任,我要谢谢这份被辜负的“信任”,她伴我一生更光明。
花之香,绣之魂
转眼间,我已在气候相对暖和的温州漂泊了两年多,体会了不少别样的风土人情。这个乐清郊区在正泰等企业的扩张下不断日益更新,逐渐繁华,到处充满生机。
清晨,阳光明媚,微风徐徐,走在路上的人们,不难察觉到一股股浓郁的桂花之香扑鼻而来。正是深秋时节,桂花树上开满了淡黄色的小花,花朵所散发出的芳香仿佛已经笼罩了整个大地,倾倒了一大片为它着迷的人。
每每工作完一天后,我走出公司的大门,我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香味荡气回肠、沁人心脾,使我那紧绷的心情豁然轻松起来。可惜的是,往往一些美好的事物总会在不经意中销声匿迹,让我们无法挽留它的美好到永久,只能等待下一个轮回,或将这份美好存放于心底慢慢回味。
经过书摊,我总会停下脚步去翻翻那些书籍。一幅精致的《清明上河图》顿时映入我的眼帘。众所周知,《清明上河图》原本的画卷内容有多繁荣壮观,其形态各异、色彩斑斓、变幻多端,是我用语言无法将它阐释完整的。只见卖书的老师傅在书旁聚精会神地绣着、绣着。这让我想起像老师傅这般认真的人,一位住在我们宿舍对门的女同事,她绣的一副《枫叶林的小道》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我不知道刺绣是如何流传过来的,但在温州,刺绣很为广泛。《福》、《西湘记》、《凤穿牡丹》、《百年好合》、《家和万事兴》等等。刺绣了的成品不亚于一副副美丽的山水之画。
远时期,人们发明了针线绣织的手艺,而现在,人们按照各式各样的图画,利用电脑技术对其进行格式与色调分配,再塑了刺绣带给人们的视觉冲击。
工作之余,让身边的文化气息熏陶自己的业余生活,使自己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这又让我想起了那句座右铭:“感悟人生,欣赏生命。”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