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16日 星期六 01月(总第27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双城记

2012-10-15 02:29:38

双城记

引言:前些天,在正泰三家公司联袂召开的国内营销大会上,好几位办事处的同事谈起家庭时,原本洋溢成就感的脸上忽然晾过一丝忧伤。他们中,有的一年才与家人见一两次面;有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就远离家;有的担心找不到女朋友。繁忙又没有时间规律的驻外工作,导致家庭幸福指数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当然,他们也会想尽办法苦中作乐,在宁静的夜晚,充满对家人无尽的思念时,会利用网络视频连线远在家乡的亲人,或通过煲电话粥、发电子邮件方式问候对方,甚至有人会选择在第三方城市,与亲人进行浪漫约会。

在正泰还有这样一个特殊现象,随着正泰产业向长三角伸延,诸多原在温州工作生活的正泰人一同迁徙至上海松江和杭州,几年来,大家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动人的”双城“故事呢?

◇ 长相思 ◇我工作17年了,除2年的时间做办公室秘书外,一直在外从事营销和营销管理的工作,对家人的感觉就像诗人余光中《乡愁》里说的那种意境,是一种长长绵绵的无尽思念。

多年来,加盟正泰的我先后在华南、河南及西南片处工作。2003期间,我一个人负责广东、广西、海南的市场拓展和服务工作,由于市场一片空白,我必须去拓展。当时正值非典,在广东,我常和非典病人一同买车票、乘车,但这一切都不怕,我喜欢在市场上击败竞争对手而赢得胜利的成就感;2006年和2008年,我奉命分别调到河南和西南市场后,我强迫自己,一定要在2年内这些市场使销售年基数翻一番,工作计划做到40天后,不分昼夜地奔波,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实现了最初的夙愿。工作繁忙得似乎处理不完的情况下,我的经验是,采取科学计划,做好过程控制,总目标的实现就会得到保障。

自从驻外,我长期孑然一身在外打拼,家人和孩子都在遥远的老家,每年见面次数寥寥。在广东和河南的时,一年见面2次,甚至在离家近的成都工作期间,一年也最多5次。在这8年期间,我的家庭发生了很多不幸的事情,我的头发也因此白了很多,但我咬紧牙关顶住了压力,从不因家事影响工作。在此期间,孩子从幼儿园到现在的小学快毕业了,我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两地分居对夫妻关系影响最大的是陌生感增加了,相处的时间短了,实质的照顾少了。当然也不全是坏事,鸿雁传书、节日邮寄礼品、视频网络和电话的日常交流也是爱情的另一种方式。常相守是一种生活,常相思也是一种意境。

多年来,歌手陈红的那句”不要惦记家,恋家的孩子永远长不大“常常激励我好男儿志在四方;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对于家庭,责任是第一位的,一颗胸怀责任、富有感恩的心终究会得到家人理解。

丁国勇 (浙江正泰建筑电器有限公司西南办事处)◇ 好想有个家 ◇转眼间,来正泰工作已经是两年有余,在奔波中蓦然回首,看看曾经走过的日子,过往的潇洒和从容已经远离我而去,坦言说自己是个乐观的人,但从2009年应聘到销售中心工作开始,除了多了一份处事的稳重与工作的干练外,生活的困扰也接踵而至。

我所在的办事处辖区的市场跨度很大,通常我们下班的时候,所联系的经销商和客户还在工作,所以在回住处的路上,被电话叫回来处理紧急事情成了家常便饭。为了更好的提高服务的水平和质量,更进一步的做好市场工作,加班至深夜的事情也就屡见不鲜了。

工作的不稳定性,使得生活上产生了无名的苦恼。十几年的学生时代的生活刚刚落下帷幕,步入职场的新鲜热潮还没有完全退去,时间的快车已经把自己赶上了大龄青年的行列,父母不停地催着成家着实让人苦恼,有时这种烦恼几近使自己窒息。

也曾想找个人,能跟我一起分享喜怒哀乐;更想找个安定的环境,买个房子,成个家,但是那些对我来说,现在都成了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望。找个人不是不可以,只是怕一两年后,我们”劳燕分飞,天各一方“,徒增无尽的苦恼;买个房子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怕一两年后进退两难。

在忙碌的工作中,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辆,自己是那么地孤单,尽管如此,我仍然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理想的工作中,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的烦恼,寂寥无声的黑夜还可以让我思考人生,也许这是职涯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阶段,或许风雨过后就是彩虹,我的那一半很快就会来到身边。

闫东伟(上海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西北办事处)◇ 我在他乡过得还好 ◇2006至2010,作为从瓯江搬迁到黄浦江的正泰一员,我在上海这座新城市整整工作和生活了四年。

我清晰得记得,2006年1月1日,公司商务车把我们从温州工业园带到上海松江工业园,当时任上海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销售中心副总经理的胡寒立带着另一同事和我作为销售中心的”先遣“小分队入住上海工业园。当年的松江工业园只有3栋厂房,没有完整水泥路,更谈不上绿化,每逢下雨,大家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在雨里走。每天中午,集团执行总裁南存飞穿着雨鞋,带队去检查基建工作的故事成为佳话。

对于我们这些大多数从温州搬迁到上海的正泰人来说,刚开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许多人背井离乡,离开了可亲可爱的家人。这种思念是一种痛,当时甚至有同事把还未满岁的婴儿留在温州老家,毅然决然地跟随团队来到上海共同创业。

许多人和我一样来到上海后,一年只能回少数的几趟家,平时只能跟家人打打电话,不比原来在温州,随时都可以回家,美滋滋地吃母亲做的家常菜,听父亲不停的唠叨声。

现在众多同事住进了生活配套区的新家,有的把老人、孩子也接了过来,真正将家安顿下来,团圆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去年,我也曾将全家人接到上海来,带领全家人游览了上海各大景点,参观了漂亮的现代化工业园和我的新家,让家人放心我在这座新城市过得很好。

早 呈(上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成套事业部)结语:家庭幸福因”双城“生活而影响,反过来,家庭冲突也会降低工作热情和效率。在新春团圆来临之际,我们期盼个人和公司一道做出努力减少这种冲突。

2009年12月,上海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成套事业部开展中层岗位轮换工作时,征求本人意愿,尽量地考虑家人、住房、子女等问题,人性化的方式受到轮换干部的好评。

由于营销工作的特殊性,要完全解决”双城“生活引发的家庭矛盾不太可能,但作为现代化的管理企业,仍可为驻外员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缓解冲突,如支持性服务,帮助员工解决后顾之忧。例如,许多公司专门为怀孕的女员工提供专门的假期;而男性员工在妻子生产完后也有一个一定时间的”产假“,以便照顾妻儿。父母假日也已成为适应时代要求的福利措施。此外,带薪探访休假并给予互访路费的适当补贴也可使员工受到更多的安慰。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