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2月(总第266&267期)
上一期 下一期

金融危机面面观

2012-10-15 02:24:59

金融危机面面观

编者按:
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透过金融危机,我们看到什么,它已经或将要引起怎样的变局?处于不同的位置,看到的问题不尽相同。为此,我们分别邀请到了浙江正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泰电器”)的三位老总,请他们分别从企业战略、技术创新与结构调整、国际贸易三个侧面,来谈谈他们的认识和看法。

透过危机看民企地位

穆文涛(正泰电器战略管理部副总经理):周其仁教授说过一句话,“做企业不必看大形势”。他所讲的“大形势”当然不是宏观政策环境,而是说在企业生存、发展环境中永远有机遇和风险,与大多数企业命运无关。形势好,也有失败者;形势不好,也有成功者。ABB财报显示,其第三季度赢利9.6亿美元,同比增长26%。作为行业标杆企业,ABB市场更多在美国、欧洲等金融危机“重灾区”,但仍能保持高增长,究其原因,正是在于竞争力。
 
周其仁教授还讲过一个概念,叫企业有种“负反馈”,随着危机不断深入,一部分企业停产、倒闭,逐步退出经济舞台,另一部分企业反而生存环境变得好起来。经济体系有很多预期,抱有乐观的预期总会有好处。同时要根据环境变化,适时调整策略。没有哪个企业保持长久的高速增长,遭受挫折、调整是企业成长的必然过程,况且目前还算不上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从这次金融危机中,我们也看到,民营企业原来是边缘化的,不是中国经济的重心,这次由金融危机引起的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的冲击影响是很大的,这种排浪效应很明显,沿海城市到大中城市影响程度逐步加深。这也体现民营经济在中国经济体当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民营企业怎么突围?“比较优势理论”是最基础的、也是长久起作用的一种理论。比如同是1万美元,中国企业将其投资到电气产业,年收益5%,而美国企业将这1万美元投资到传媒产业,年收益可达15%,那么他会选择投资传媒。他具备制造业优势,但发现有更赚钱的产业,所以才会有大量制造业转入中国。市场需求最有决定权,我们要确定市场需求后建立比较优势,提升竞争力。
 
另一方面,还要加大资源管理能力、企业运营能力。这方面需要一套模式和机制来支撑,我们要更开放,逐渐学习与强者合作,知道“天外有天”。企业是交学费交出来的,只有付得起学费,学到更多,企业才能发展得更快更好。

透过危机看新品开发

王书成(正泰电器副总裁):此次金融危机,悲观预期要10-12年,乐观预期2年,一般认为3-5年。我们以一般预期来看,对中国企业是一个好机会,用3-5年时间加快新品开发。由于劳动力成本、模具费用、国家政策等因素,中国企业新品开发所付出的代价比其他国家要低,比如施耐德开发NS产品耗资2亿美元,而同类的正泰NM8产品只花了不到2000万元人民币。我们有成本优势。
 
金融危机还反映一个问题,创新能力很要紧。没有自主创新能力,靠贴牌、代工生产的企业很危险,比如正泰周边有些企业已经停产两个多月了。我们正泰靠独立的品牌打市场,受到的冲击不太大,现在塑壳断路器生产依然很忙。
 
现在我们正泰产品的技术水平与国外差别不大,比如带有CPU的产品NA1、NA8、NM8等产品,可以实现可通讯技术,即:遥控、遥讯、遥测、遥调。有些产品如NA1、NA8、NM8,其技术指标高,性能优越,可靠性高,产品价位合理。
 
关于结构调整,正泰进军太阳能领域是最大的一项举措;第二是老产品的二次开发,将消耗能源大的产品淘汰,开发消耗能源小的产品;第三是我们考虑与高校合作,产学研相结合,开发接触器方面的一些节能产品,比如原来一个产品消耗4W电能,采用节能措施后只消耗3W,1000只这样的产品,就能省1000W电能,是很可观的;第四是循环利用材料,将原来热固性材料改为热塑性材料,经过一定程序后可重复利用。

透过危机看出口影响

郑蓓蓓(正泰电器国际贸易部副总经理):金融危机对企业出口的影响首先表现在市场容量缩小,与公司产品息息相关的建筑行业市场,各国出现停滞,部分容量最少要缩减30%。
 
其次是货币贬值。以印度货币为例,原1元的物品现在要1.4元,菲律宾、泰国、俄罗斯等货币贬值均达到20%以上。
 
再次是原材料影响。各国原材料市场需求在萎缩,材料成本急剧下降,而中国影响比较滞后,比如我国的油价没有相应幅度调整,塑料等原材料成本没有降下来,这些方面与我们关联比较大。
 
第四是中国劳动力成本、工业生产成本都还没有下降,而其他国家已经有一些快速的反应,这样对于我们的出口影响比较大。
 
我们的出口11月份影响不大,到12月份,所有的客户几乎不下定单了。一方面由于很多国家的外汇控制,付款付不出来,一方面由于货币贬值过快,今天下了订单,等到发货时又有损失。
 
我们今年的指标已经完成了90%以上。明年公司对我们的要求还很高——增长18%。希望明年市场能够回暖。同时,我们也相应地采取了一些措施,在一些影响比较小的市场加大投入,比如非洲、拉美市场,希望实现比较好的增长;欧洲市场受影响比较大,希望明年业绩能够实现持平。
 
危机中其实蕴含商机。比如原本选用高端产品的欧洲市场,现在客户会更需要一些经济型的产品,我们会加大对这些渠道的拓展。本报记者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