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2月(总第266&267期)
上一期 下一期

三十载之爱情变奏

2012-10-15 02:24:46

香茶坊
三十载之爱情变奏

主持人:吴昀
 
主持人语: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对于爱情,在经历了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史巨变中,每代人都有着截然不同的观念。然而,对爱的追寻与渴望没有变,爱永远根植在每一个懂得爱的人的心里。本期话题诚邀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和2008年结婚的四对眷侣,与大家分享不同年代下的爱情。

王老师的“珍珠婚”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把结婚三十周年称为“珍珠婚”,直到听了王老师的爱情故事。

相识之初

王老师真名王晓岚,籍贯沈阳,没来正泰前一直在沈阳一所学校里教书。王老师的父母都是离休干部,较好的家庭背景加上繁忙的教学工作,不知不觉中王老师成了大家眼里的大龄女青年。那年,王老师25岁。

爱情在那个年代,既保守又含蓄。大部分人都是通过亲友介绍才走到一起。王老师和陈老师的相识也是缘于一位姓李的阿姨牵线搭桥。因为特殊的历史背景,那时男、女青年择偶首先考虑的是对方的“家庭出身”和“家庭有无政治历史问题”。陈老师比王老师大一岁,也算大龄男青年。当时陈老师是沈阳军区驻大连旅顺口部队侦察参谋。陈老师不仅没有政治问题,而且还是部队干部,各方面表现都很优秀,这让王老师家里人很满意。在李阿姨的张罗下,两人互换了照片,但未见面。

鸿雁传情

在通讯工具极其落后的年代,书信成了男女青年之间互诉感情的主要方式。王老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收到陈老师寄来信件时的情景,陈老师是用英文给王老师写了第一封信。那时流行两种外语,一种是俄语,另一种是英语,王老师学的是前一种。为了读懂这封信,王老师还私下让学英语的好友帮忙翻译,内容基本上是一些含蓄的问候语。就这样,两地鸿雁传情的日子开始了。
 
王老师至今仍保留着那些书信,用手帕精心包裹着。几次搬家想要把一些陈旧的东西扔掉,唯独舍不得这一叠厚厚的书信。王老师说,那是两个人爱情的最初见证。
手表定情
 
在家人和李阿姨的安排下,王老师和陈老师正式见面了。那天的陈老师身着军装,言行之间透着军人的正义与忠厚;王老师则梳着两条小辫子,羞涩的脸上掩饰不住兴奋与紧张。
 
没有鲜花,没有钻戒,那个年代最流行的定情信物是手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王老师戴着一块父亲专门托人从上海买来的手表,陈老师手上也戴着一块黑色表带的手表。简单交谈后,中间人李阿姨在一旁建议两人互相交换手表。就这样,两个人的感情算是被正式确定下来。
 
这期间,还有很多热心的亲友给王老师和陈老师介绍对象,但都被他们婉言谢绝。理由是既然选定了对方,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结婚成家
 
结婚在现在看来是件非常隆重的事情,一些排场甚至可以用铺张来形容。而在他们那个年代,结婚提倡简单、朴素,但有些程序却必不可少。
 
首先是登记结婚必需的材料。陈老师所在的部队对王老师政审通过后,部队便发给陈老师一份同意结婚的报告。王老师所在的学校也要给她开具一份结婚介绍信。拿着这两份东西,才可以登记结婚。那时的结婚证书与现在也有所不同,是不带照片的。然后是结婚照,为了留下美好的回忆,王老师和陈老师拍了两张黑白结婚照,后来又经照相馆加工放大上了颜色,成了“彩色”照片。照片上,王老师笑容甜蜜,陈老师的军人“三点红”格外耀眼(“三点红”是指军帽上的红帽徽,军装上的两颗红领章,是当时男青年们非常羡慕的一身装束)。
 
1978年8月30日,对王老师和陈老师来说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他们从此开始了崭新的婚姻生活。王老师回忆说,那时买东西都是凭票,那天她穿着一件白底带粉色小花的丝的确良上衣,嫁妆里有一对皮箱,都是非常稀罕的东西。不禁让人感叹: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他们的爱情却如此富足!
 
不知不觉,王老师和陈老师已共同走过了三十年,他们的爱情故事弥足珍贵!三十年的风雨同行,三十载的相敬如宾,时代在变,爱的方式在变,唯一不变是爱情的本质,那就是幸福!(记者 张小媚)


那时,文化人也很传统

我和爱人都是国家恢复高考后第一届考上了大学,金榜挂名,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一夜间,农村知识青年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大学生。我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在校期间,我的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不敢越雷池半步。走上工作岗位后,该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了,但长期以来的传统观念束缚着我们,通过别人介绍才是最好的途径。
 
1982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没有任何装扮,我来到介绍人的家里与我的“那位”见面。虽然早到,但姑娘的羞涩使我躲到里屋,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他的到来。不一会儿,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寒暄声。我的心扑扑乱跳,当我探出头从房门向客厅看去时,发现进来了三个人影。原来有两位是他的父母。眼前的他,比我还学生气十足。就这样,我们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相互认识并开始了我们的恋爱。
 
那时,我们也像电影中年轻人恋爱那样,去公园里划船。我俩并排坐在船头,各自拿着一条浆,双浆齐发,可这船不听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它还是在原地打转。岸上有人朝我们喊,坐到船尾去船就能走了。果然,我俩一坐到船尾,船头就高高翘起,摆出一副乘风破浪的架势,整个船都变得轻巧起来,两颗年轻的心随着碧波荡漾的湖水渐渐地舒展开来。
 
那条小船见证了我们甜美的爱情。一年后,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这么多年来,我们夫妻相儒以沫,手牵手实现了人生的目标。
 
回顾我俩的人生道路与那次划船很相似,我俩在国企工作了二十多年,那时,我们为拥有一个铁饭碗而自豪,在这条船上,我们不用担心什么,从来不需要考虑它能走多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现自己越来越不适合国企的环境,就像划船一样原地打转了几十年,找不到自己的奋斗目标。2003年,我俩跨入了打工行列,我来到了正泰,发现自己踏上了一条通向人生彼岸的大船,一条行驶在低压电器行业最前面的航船,今天的 我走到了令人向往的大海边,足矣。袁冬松  (电器股份技术中心)

我们那九十年代的爱情

 我和老公相识于八十年代末,那时我刚刚参加工作,他是我们厂里的技术骨干,当时厂技术科年青人很多,个子高高一头卷发的他,在人群中还是蛮扎眼的。
 我们相熟于厂里办宣传报那段时间,我写点文字,他帮忙排版画画什么的,他比较腼腆,虽然长着络腮胡子,给人感觉却像个大姑娘。办完报我们又参加厂里组织的舞会,他根本不会跳,我虽然舞技不高却足可以当他的师傅,只可惜鞋被他踩得一塌糊涂,他仍然只能原地踏步,迄今为止他仍然是个舞盲,所以我从不会跟人说曾经教过他跳舞,哈哈,太惭愧了。
 接下来在同事们的说笑中我们越走越近,谈婚论嫁也顺理成章了。我和老公像燕子衔窝似的,精心选购每一样我们的生活用品,大到电视机、洗衣机,小到一双筷子、一个烟灰缸,终于我们在厂里分配的一个两房一厅的房子里搭起了我们的第一个家。1992年10月18日,市里组织了一次百对新人集体婚礼,在厂团委的鼓动下,我们报名参加了,当时市里为此举行了盛大的游行活动。一百名年青漂亮的女孩子在那一刻叽叽喳喳地云集在一处,一百名男孩子则更多的是在一旁安静地注视着自己的新娘,每一次的排演尽管得占用我们很长的时间,但从来没人表现出辛苦,甜蜜的幸福感止不住从我们的笑容和言语中溢出。新生活此刻才刚刚开始,对未来我们充满着太多幸福的憧憬!紫萱 (电器股份销售中心上海办事处)


简单生活,简单爱

很有幸,在校园招聘会中获得青睐,2008年毕业后就进入正泰。其实当初已在老家一个电气公司找好工作,家人和女友都盼望着毕业后的种种美好安定的生活,然而对外面世界的渴望让我毅然决定离开家乡。远离家乡,女友坚持要一起过来,路途遥远,她家人不放心,于是临行前我们顺理成章地结束了四年多的恋爱长跑,领取了结婚证。
 
工作之后才知道事实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老婆天天在家里洗衣服、做饭,一个人的薪水常常不够两人日常花销,头几个月全靠从家带来的银晌支撑。不过这样“男耕女织”的生活还是很有规律,从学生到“已婚职工”的转变,就这样渐渐变成了自然。
 
同学朋友都说我运气太盛,工作后这样的好运也再次眷顾了我,不久老婆也正式成为正泰一员,两口子是正儿八经地全家投身民族电气制造业了。手头也宽裕起来,重新租了个房子,又凑钱买了个电脑,柴米油盐锅碗瓢勺全部配齐,上海小镇的简单生活就此展开。晚上回家两人窝进厨房,饭后电视电脑统统打开;周末就去挤超市免费班车逛上一遭……如此简简单单的生活,如今已半年有余。两人间难免吵架不愉快,多集中在我光顾着玩电脑,不做家务等等,严重时也曾摔打家具。但一觉过后两人对视一笑,起床、吃早饭、赶班车……
 
也许有很多人觉得80后的爱情早已背离传统爱情的观念,然而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爱情,就是这么简单。丁丁(电气股份国贸部)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