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01日 星期六 11月(总第26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感谢安东尼奥尼

2012-10-15 02:24:38

感谢安东尼奥尼

我是在最近的一个电视节目中看到这个意大利老头的:高鼻深目,白发如霜,目光深邃。他和那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绘画家、雕塑家、建筑师和诗人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拥有同样一个令人骄傲的名字:米开朗基罗。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这位著名的意大利电影大师已于2007年7月30日晚在家中去世,享年94岁的安东尼奥尼曾于1972年5月率领一个电影摄制小组,到中国旅行访问6星期,拍摄了纪录片《中国》,这是他留给现在的中国人一份弥足珍贵的礼物。1972年,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受中国政府的邀请来华拍摄纪录片,拍摄时甚至用过周恩来的敞篷车。“我去了中国,这首先是因为我想了解这个在政治社会结构和历史上都以全新面貌展现自己的国家。”1973年,罗马,在面对新闻界的《中国》首映式上,安东尼奥尼这么说。然而,影片放映之后,他受到了来自中国的批判,说他用多种方式诽谤中国,诽谤中国儿童,降低了南京长江大桥的高度,使用了“冷色调”来消除中国真正的色彩和风景……安东尼奥尼说:“那些人到处侮辱我,而我找不到一个人来为我辩护。”这一矛盾几乎伴随了他的后半生。

今天的我有幸在网上看了这部与中国观众暌违已久的纪录片——《中国,1972》。

这部电影的色彩让我瞬时回到了依稀如眼前的童年。1972年,我的童年。

电影开始响起的音乐就是小时候孩子们经常以载歌载舞形式表演的《我爱北京天安门》,那个年代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会唱这首歌。穿着蓝色、军绿色、灰色的服装,男士戴着军帽,年轻的女士梳着两根黑油油的大辫子,面带着喜悦和崇敬在天安门前争相合影留念,对他们来说,那是世界的中心,那时人们的思想如同他们的服装那样朴实。

画外音经常会出现现代京剧唱腔,仿佛有《龙江颂》、《杜鹃山》的唱段,听到这种声音脑子马上会映射出那熟悉的社会场景,或是激越的讨论会上人们虔诚而认真地学习毛主席语录,讨论当前形势;或是平静的生产场地上,工人和农民有条不紊地忙着手中的活计;或是在空旷的大操场上,或是在人流如织的大路边上,这声音是那个时代的鲜明的符号特征。

影片中经常会出现幼儿园的孩子们头戴大红花,边舞边唱着革命歌曲,动作是那种极富有斗争性而不太有舞蹈美感的,稚嫩的脸上透着可爱而懵懂。让我想起我们的儿童时代自己的模样,熟悉而亲切。

电影拍摄到了他们当年力所能及的各种场面,工厂,农村,田园,河流,林县,苏州,南方北方,场景中的人却无一不是衣着俭朴,表情平淡而满足,但你仍可以感觉到那个严肃的社会情绪在人们脸上的点点木讷。一眼便可以看出什么是刻意安排给外国人看的内容:那些学校、工厂、幼儿园、包括公园,人们整齐有序地做操、跑步、工作,脸上洋溢着幸福、自信的笑容,儿童们歌声清脆嘹亮。

《中国》记录的是当时普通中国人的真实生活,即使里面被政府掺杂有一些安排的表演成分,但真实是存在的,是零零碎碎的,这本来是人生的真相。

后来安东尼奥尼回忆到一件事:在南京时,一天我去邮局发电报,他们给了我一张单子,比我们的电报单大许多。因为,汉字书写需要更大的空间。一个邮局工作人员用缺乏自信的英语问我电报的目的地,“意大利”,我答道。她不懂。我给她写下来,她看了一眼,然后边笑边跑向另一个房间。通过玻璃门,我看见她拿着我的纸条向她的同事咨询,所有的人都走到挂有地图的墙前,开始在图上寻找,并终于发现了意大利。一个人用手指着那个地方,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这个国家那么小,几乎都看不见……”

闭关锁国的人们,真的把自己当成世界的中心啦!

感谢安东尼奥尼让我们重温了那段不忍直面的甚至有些荒诞的日子,那段我们生命中不可逾越的历程!刘蕾子(电器股份上海办事处)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