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九如:质量把控的开路人

阅读量:97162016-07-25

10、功勋人物--季九如.jpeg


文/向红英

人物简介:

季九如,女,1940年出生,江苏无锡人,大专学历,高级工程师,中共党员。1992 年加盟正泰,历任正泰电器技术部经理、质量管理部总经理等,现为公司顾问。她业务精湛、工作严谨、敢于担当,在任期间,积极推进低压电器产品许可证申办工作,为产品推向市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主导公司成为国内首批通过ISO 9000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的企业,完成美国 UL 认证及计量等体系认证,首倡正泰“质量月”活动,倡导群众性质量管理活动,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质量管理人才,曾荣获机械部“质量管理、质量控制先进个人”的称号,为正泰质量体系建设、产品质量稳定与提升、全员质量意识树立等做出了突出贡献。

2014 年,被授予正泰创业 30 周年“功勋人物奖”。



人生有太多偶然。对季九如来说,1991 年底的那一次偶然,给原本趋于寂静的人生,注入了新的活力。那是一个看似寻常的冬日,在无锡商业大厦的楼道上,她碰到同一个系统的老熟人金宵兵。寒暄之下得知,金宵兵已离开原单位,去了远在温州柳市的正泰。

生机蓬勃的柳市电器产业,经金宵兵一番语言描摹,对其时退居二线、颇感失落的季九如,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她决定去看看——这个念头促成了 1992 年春节过后的柳市之行,也开启了她人生中另一个重要的十年。此后,她用毕生所学,在正泰搭建了一个符合现代企业要求的质量管理体系和质量监督体系,为正泰产品品牌化、国际化奠定了非常重要的基础。


第一次去柳市,季九如请的是探亲假,只不过,倘是真去探亲,目的地应当是她先生的工作单位所在地——山西太原。这次“张冠李戴”的行程从无锡开始,经由上海转乘汽车,一夜山路颠簸,于次日清晨到达。

当年的柳市留给季九如的印象就像太阳下山坡的两面,背阴的一面是原始而粗犷不堪的生活场景,脏兮兮的马路;向阳的一面是生机勃勃、随处可见的电器工厂,创业者和打工者,全都来去匆匆。

“这个看似杂乱无章的地方,已经在孕育着专业化、大协作、初级现代化的电器产业。”季九如说,那时的柳市,唯一一栋像样的建筑,就是(中美合资)温州正泰集团有限公司。

正泰以“外貌”上鹤立鸡群的优势,给季九如留下了难得的好印象。而翻看正泰的大事年表,时间轴上的这一时期,清楚地写着——“温州正泰集团获准组建,成为全国低压电器行业第一家企业集团”。

“本来只是去看看,结果南董不让我走了。”新办公大楼落成仪式要邀请政府领导参加,季九如到正泰做的第一件事,是写请柬和信封。按她的话说,“当时连能动手写的人都不多”。

知识型、专家型人才的稀缺,由此可见一斑。这也是季九如选择留下的重要因素之一,因为“有大量的事情要做”。她很快被委任为工艺工装部经理,主要负责许可证申领。

这是一个艰苦的开端。

“国家多部委联合整顿柳市电器产业,如果没有许可证,产品就不能进入市场。”正泰刚刚开始集团化运营,成员企业众多,申领许可证的工作不仅迫切,而且复杂。在这方面,季九如称得上专家,她和过润之、金宵兵一样,都曾是国家机械工业部江苏发证组的成员,因此也被公司寄予厚望。

“以前柳市生产的电器产品,不存在图纸、工艺,都是买几个实物样品拆卸下来,送到模具加工的地方,直接开模具委托加工零部件,非常不规范。”季九如说,申领许可证意味着要彻底抛弃原来的土路子,必须实施“3 按生产”(按标准、按图纸、按工艺),给每一个产品设计出一套标准的图纸和工艺文件。而那时还没有制图软件,画图纸依靠的是制图板、三角板和丁字尺,写工艺文件,也得在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手写。更要命的是,真正能在这件事上使得上劲的人,非常少。

“真是把十八般武艺全都抖出来了,以前在国企编制一个产品技术文件要一个月,在正泰一天就要完成一个。”这时期的季九如,完全是倾倒式的工作方式,脑子里积攒了 30 多年的经验和知识,一股脑拿出来,毫无保留。她和仅有的五六名同事,包揽了所有的技术文件编制和图纸绘制工作,也开启了没日没夜加班的正泰生活,多年后回忆至此,她说了四个字:“真有意思”。

有“意思”的事确实挺多。就在季九如抵达柳市一周左右的某天,有自称是无锡某工程师熟人的陌生人打来电话,约她到柳市电影院见面。到约定地点一聊,才知对方是柳市另一家电器公司的老板,目的是高薪挖角。而她对朝秦暮楚的工作没有兴趣,果断拒绝了邀请。

“后来我才知道,柳市的企业抢人才抢得不得了,那时候技术人员的工资,每个月都不一样。”快速发展的电器产业带来巨大的人才需求,这令在国企待了大半辈子的季九如唏嘘不已。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耗费大量心血编制出来的产品技术文件(“零部件技术条件”是申领许可证的必备文件),引来很多同行企业私下打听,希望出高价购买。

“虽然文件是我编的,但这是属于正泰的技术和财富,不能给别人。”季九如没有去做任何一单唾手可得的“生意”。倒是后来,她所编制的“零部件技术条件”,在接受省里检查组检查的现场,“莫名其妙就少了一份”。

那是日夜不分的一年,年底,正泰及成员企业的所有产品,全都通过审核取得了生产许可证,率先成为多部委联合打假之后的柳市电器“正规军”。


“以前的同事开玩笑,说我是假冒伪劣产品的帮凶。”从季九如这句话,足见当年柳市电器产业在外界的名声和地位。但她更看重的是,像正泰这样的企业,有振兴民族工业、事事争一流的强烈意愿。

只是,意愿达成的过程很漫长。

曾有一段时间,为了规避柳市电器负面名声对销售的影响,正泰不得不采取迂回的品牌策略。具体的做法就是在上海也开设一家工厂,所有柳市本部生产的产品,都套用上海工厂的品牌,然后进入市场。

“那种市场背景下,为了销路只能这样做。”季九如较早向南存辉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她认为正泰有必要从品牌上建立一种自信,只有这样,产品质量和口碑才能同步提升。

“南董事业心很强,有自己的追求,这点非常好。”季九如提出明确和强化“正泰”品牌的建议,得到了公司高层的积极回应和采纳。而品牌的自信首先取决于质量的自信,到正泰的第二年,季九如被委以质量管理部总经理的重任。

“老实说,做质量我尝过太多的苦头了。”季九如说,以前在国企,一个产品质量行不行,不是管质量的人说了算,领导首先考虑的是完成生产任务,往往也会因此降低质量底线。她曾经因为对质量的坚持,跟原企业的领导闹得不愉快。那时,一些质量工作者为了避开领导的克扣,甚至提出质量管理人员的工资由主管部门来支付。

这种经历带来的感受自然不会太好。所以一开始,季九如对质量管理部总经理这个新岗位,颇有些犹豫。后来,时任正泰电器技术中心总经理的过润之对她说,“董事长觉得你管质量最合适,最能恰到好处”。这个“恰到好处”指的是一个度,在当时质量水准普遍不高的情况下,管得太紧很可能一个产品都出不去,管得太松,质量又不能满足使用需求。在季九如看来,质量管理的度能否拿捏好,更关键的是取决于企业领导人的态度。最终令她打消顾虑的是南存辉百分之百的授权,“南董在大会上说‘质量由季工说了算’”。

季九如接手的质量管理部,除了质检这一项,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毫无基础。而她所谋划的,是全面质量管理体系。也正是这期间,南董提出搞ISO 9000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这让她很快找到了切入口和兴奋点。

“一听是要跟国际接轨,哎呀,高不可攀。”当时,季九如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好。

那时,认证公司来正泰培训体系标准,包括南存辉、南存飞在内的所有公司高管都带头参加,所有参加培训的人员都必须放下手头工作,不准请假。经过强化培训之后,在季九如的主导下,制订出详细的工作计划,并牵头成立了体系认证工作小组。

从计划、组织、编制、贯彻到执行,难度最大的当是体系文件的编制和贯彻实施。“体系文件既要满足标准的要求,又要结合公司的现状,具有适应性和可操作性”,季九如几乎全面包揽了这项工作,因为“大家对体系不熟悉,叫这个写不会,叫那个写也不会”,此外,标准还对体系文件行文风格的一致性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体系文件不是闭门造车,而是要最大限度地优化生产流程,得到贯彻执行。最直接的办法便是通过分类别、分层次的反复宣贯来进行强化,通过一次次的现场检查来发现问题、纠正问题。检查人员一旦发现不合格项,甚至会提出停止生产的要求,进行现场指导、拍照、讲解,现场照片还会张贴在食堂门口,供大家对比探讨。如此举一反三,再根据问题组织内部评审,并加以改进。

“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在行业中第一个通过审查验收,首批通过了ISO 9000 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此后几年,季九如还先后经手了ISO 14000 环境体系认证、OHSAS18000职业安全健康体系认证、一级计量体系认证等诸多体系认证。

认证是一场持久战役,季九如打开的是正泰追求产品质量的一道阀门。公开的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正泰集团拥有 900 多张 3C 证书,通过了 30 多类产品认证,其中国际认证证书达 600 多张。


季九如更大的贡献,在于建立和完善了正泰的质量监督体系。她一手组建了计量室、试验站、理化室和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室,并培养出了一大批质量管理人才,为正泰产品质量不断改进提高,提供了最根本的保障。尤其是在家族氛围浓郁、股权关系并不十分清晰的当时,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

质量监督天生是个容易得罪人的活儿,在其位谋其职的季九如,在别人眼里就是个不讲情面的“铁腕女侠”。

“有一次,小型断路器做出厂试验,一次送验合格率仅为 80%,而以前该试验指标一直稳定在 95% 以上。”这么大的降幅令季九如感到很诧异,立马派人下去调查,发现一个关键件的供应商被换掉了。按照规定,关键件的采购必须经过评审、定点采购,是不能随意更换的,谁会这么随意和大胆?原来,有家零部件厂家希望通过“老太爷”(南存辉的父亲)把产品打进正泰,便给出了一个非常低的价格。一向精打细算的“老太爷”按差价和年产量一算,每年能省两百多万元,便应承下来。

“合格率低,返工率很高,质量也很不稳定,这样肯定不行,我让采购部门马上换回来,结果就惹麻烦了。”季九如笑着说,那天,“老太爷”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有问题。”

“我有什么问题,让叶逢林(时任文明委主任)来调查一下嘛。”虽说是搞技术出身的,习惯于理性思维,但面对这样严肃的指责,一向自认为足够廉洁正直的季九如,还是不可避免地生起气来,甚至提出了辞职。

“后来董事长对老太爷说,‘你把我信任的人都得罪了,我怎么工作呀’。他这样一说,我就不生气了。”事隔多年,季九如觉得自己当初生气有些不应该,因为“老爷子”的知识结构和人生经验里面,压根就没有质量管理和标准体系这个概念。

事实上,当时她真正介意的是,为什么文件上写得清清楚楚的规定,落在现实中时,就变成了集体的不坚持原则,“连最起码的信息反馈都没有”。也是基于这样的思考,季九如在正泰的十年里,始终在以一个科学工作者的自觉和良心,努力营造一种以事情(产品)为中心的质量工作氛围,在职责范围内,尽可能地淡化人情对制度的影响力。

关于这一点,还有个故事。有一年,哈尔滨某材料研究所带着一个“以合金材料代替接触器纯银触点”的科研项目,来正泰推广应用。那是机械部的一个国家级科研项目,刚在北京、沈阳等地的一些大型权威试验站完成了试验,颇有来头。不过,按照公司当时的规定,要引入并推广该项目,必须要经过公司试验站的检验。

公司为此召集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开会,会上,季九如问研究所的代表:“触点焊接时产生的高温容易导致合金材料分解,从而引起性能的变化,是否有这方面的考虑?”对方表示,合金触点并不需要特殊焊接工艺,按原有的生产方法就可以了。

口头的“包票”不能省却试验程序,试验站开始对这个项目进行试验,但怎么都通不过。

“当时技术部总工程师刘传亭发脾气,说人家北京都通过了,我们为什么通不过,肯定有鬼。”关乎人品的指责,总能引起季九如条件反射似的抗议,她一气之下停止了试验,“既然有鬼就把鬼捉出来再说”。

试验停止了,哈尔滨方面派人来商谈,季九如便提出,让他们研究所的人来跟班做试验,亲自参与,并对试验程序、试验环境和试验数据进行验证。

“科学的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较真的季九如,自然没办法给出一个违背科学精神的试验结果。哈尔滨方面把项目拿回到哈工大去分析原因,得出的结果正是“焊接高温导致材质性能变化”。而这,与季九如最初的疑问如出一辙。后来,研究所方面不得不就此改进焊接工艺,改进过后,在正泰试验站的试验也就顺利过关了。

坚持原则永远比稀里糊涂、敷衍了事更能让人尊重。去哈尔滨签订合同的那天,由总经理林黎明带领的季九如一行,享受了对方超高规格的接待待遇。据说,那天乘坐的是哈尔滨市市长的专车。


在季九如的观念里,质量负责人不仅要管好产品质量,还要当好领导的参谋,当好生产公司的帮手,用科学的理念影响身边的人。当一个人习惯于用科学的思维去思考和表达,她的言行,便会少了那些繁复而无用的装饰性,你若视她为友,她一定是诤友。

在正泰发展早期,专业化发展思路尚未完全明确之前,也曾尝试过纯净水和防爆电器生产项目。“那时候连水桶都买了,我和南董说,要生产纯净水,就必须建立一套纯净水的质量监督手段。”季九如的理由是,纯净水的检测是生物方面的检测,跟生产电器产品的金银铜铁等无机物的检测完全是两码事,如果不在这一块上投入,肯定是不能生产的。至于防爆电器项目,在当时产品线非常多非常复杂的情况下,公司根本没有精力在这方面做专做深。而且防爆电器涉及人身安全,一旦出现质量事故,将面临非常严重的追责后果。

这些道理听起来并不难懂,但要一条条写下来呈给董事长,却不是谁都愿意去做的事。季九如这么做了,而且结果“很欣慰”——时隔多年,南存辉在很多场合都要说起的“正泰经验”之一,便是对专业化之路的坚持。这个理念及选择,无疑蕴藏着季九如以及像季九如一样的“老功勋”们的集体智慧。

事实上,令季九如感到欣慰的事情还有许多。

有段时间,市场反映刀开关公司(当时的成员企业)生产的 QG3 自耦减压起动器质量不稳定、退货非常多,南存飞带着季九如下到厂里要求停产整顿。整顿的前提是要弄清楚问题的所在,令季九如感到意外的是,公司负责人黄文平对问题出在哪里一清二楚,但就是坚持认为自己的产品质量很好,“我用的材料比人家都厚”。

“他说的也是实话,材料确实用得厚,但是他没想过是不是符合标准。而且生产现场一团糟,我说他就是个垃圾工厂。”这一次停产整顿,整改的不仅是原材料采购、产品工艺,还有生产现场管理。

整改过后的刀开关公司,产品质量稳定性明显提高,市场销路也一下子打开了。同时,季九如那句“垃圾工厂”,也深深地刺激和鞭策了黄文平,后来,这家公司的现场管理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反转,做得非常好。每年年终总结大会上,黄文平都会邀请季九如到场,让她上台讲几句。

“2003 年后我离开正泰了,偶尔有事去温州,黄文平都会邀请我到他厂里看看。”季九如再次说到“很欣慰”,她认为这至少说明,自己所倡导的质量管理理念得到了认可和贯彻,且已扎下根来。

诗人顾城曾说,“一个人要生活得干净且是自己”。季九如的人生似乎已完全超出这种私人化标准,她努力把自己活成了一棵树,这棵树的根脉,便是对科学的尊重、对质量的重视与坚持。在正泰的十年,她一直在潜心探索,从打通内外部质量信息反馈渠道到强化产品开发质量,从倡导质量月活动到培育全员质量意识和习惯……这些具体而繁复的工作绳结起来,就是理论中所说的全面质量管理体系。

“质量是企业永恒的主题,也是民族的志气”,如今退休在家的季九如,患有严重的骨质疏松症,针对脊椎的手术,已达六七次之多,生活因此变得更为深居简出。但这丝毫不影响她那份知识分子特有的情怀,她所期待的未来的正泰,是一家具有超强的科技情报收集能力、质量意识、挑刺精神和学习能力的企业,而承载这一切的,是与之相匹配的创新型人才梯队。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