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敏:寻常事里有芳菲

阅读量:44442016-03-31

(采访/梁特光 撰文/向红英)

人物名片:

刘敏,男,硕士研究生学历,高级经营师。1996年底加盟正泰,现为正泰电器零部件制造部总经理。18年来,始终保持工作激情和乐观的人生态度,有创造性、并富有创新意识。2014年,荣获正泰三十周年“创业人物奖”。

无论是从温州市区的居所出发,还是从公司园区里的宿舍起步,每天清晨七点半,刘敏总能准时抵达办公室。十多年来,这个习惯已然成为一种烙印——工作和生活以交融的姿态充满足够漫长的时光,一颗平常心让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定且从容。

“漫长”是作者主观上的量词,现实中的刘敏,并不觉得难耐。被具体的工作分解的整个青春,看似碎片,却随时会聚拢在一起——然后,顺着一场平实到没有哪怕一丝丝浮夸和溢美的谈话,悄悄淌过。

跟产品打交道

Q:您进入正泰是哪一年?

A:我是长沙人,1996年大学毕业,进入了河南南阳一家防爆企业,因为生活不习惯,只干了三个月就离开了。后来机缘巧合进入正泰,一干就是18年,其他单位都没去过。

我在正泰的经历也很简单,大部分时间都在制造部,从事生产管理,一直是在跟产品打交道。我每天在想的问题,就是怎样把寻常的工作做对、做好。

Q:您是从哪个岗位做起的?

A:我不是学电器专业的,在正泰的第一个岗位是成本核算员,之后做过生产科长,慢慢到综合管理、生产经理、副总经理,再到现在的总经理。正泰给予了宽阔厚实的发展平台,让我在工作中不断发现自己的潜能。

Q:应该说您也是从基层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在日常生产管理中,您比较看重什么?

A:确实是这样。对我们做生产管理的人来说,无非是关注产品成本、质量和对客户的快速响应,相关工作也都围绕这些方面开展。

成本控制首先是要靠精细化管理来实现。我记得刚来正泰的时候,可以说是纯手工的生产作业方式,不像现在,精益生产、柔性生产甚至是智能制造,这种变化可以说是天翻地覆的。前些年我在配二制造部的时候,公司就已经在尝试援请日本专家推广精益生产,通过5E全生命周期管理实现对人、机、物的精细管理,运用标准化、目视化、看板拉动及6S等工具规范员工行为,应该说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
来到零部件制造部后,依然是延续之前的思路,这方面的工作也一直在做。我认为人工成本的控制非常重要,因此现在特别注重通过对多技能人才的培养实现生产资源的最大化。机器换人也是必然的选择,这两年推得比较快,零部件制造部通过机器换人,人员至少减少了20%。

成本控制还包括研发成本控制,通过对新工艺、新材料的运用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总的来说,在成本控制这块管得比较细。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太坐在办公室,基本上是在车间走动较多,走动式管理是我的一个特点。以前在配二时,员工没有现在这么多,我能叫出车间里每一个人的名字。

Q:您前面还提到快速响应客户需求,按一般人理解,响应客户需求是销售部的事,能否阐述一下您的做法和观点?

A:响应客户需求不仅是指售后服务的快速响应,还包括产品的快速响应。跟客户打交道,产品很重要,要不断地有新产品出来。这几年里,我们完成了NA8G-2500、NH20-2500、NA8G-3200抽屉式固定式可转换万能式断路器、NH1-1000隔离开关、NA1-2000Ics=80KA等新产品的开发。同时,还完成了NA1-2000/4、NA1-3200机构、NA8G系列控制器自制工作,并获得发明专利一项。目前,为了面对不断竞争激烈的同行市场,我们也在不断开发产品,研发这块的工作主要是制造部来做的。

对客户的快速响应还包括“交期”。我们不能像行业里的某些跨国巨头一样,交货期弄个七到十天。他们走的是设计院路线,客户通常都是指定要他们的产品,再长的时间也会等。我们正泰的市场策略是不一样的,所以一直特别注重缩短交货期。我们通过对一些工具的运用,同时深入前端和销售系统互动,在缩短交货期上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近几年,正泰能一直保持稳定的增长,与我们及时响应客户需求是有很大的关联度的。

人心的管理

Q:立足于目前的岗位,您认为什么是最难的?

A:管人是最难的,尤其是像零部件制造部,1300多人,要管好不容易。所以我不管在哪里,都要求班组长建立一个员工家庭档案,对员工的一些基本情况都有了解,建立一个员工思想动态管理网络。

员工思想我一直是比较关注的。相比之下,员工是比较简单的,不像我们想的这么复杂。曾经有一个员工离职到我这里来签字,我问他为什么要离职,工资水平也挺高的。他回答我说,“我需要的不是高工资,而是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的生活”。这个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实际上说明我们的员工已经不像上一辈人那样,思想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做选择时变得非常简单。正是由于这种简单,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根据岗位科学配置人员,在处理矛盾时如何保持更大的耐心,等等。

所以我认为,管理员工更多的是人心的管理,能够让大家的安心,企业的凝聚力就提升了,这是我的体会。

Q:正泰的老员工占比其实蛮高的,在管理老员工方面您有些什么做法?

A:零部件制造部的老员工挺多的,10年司龄以上的员工大概有20%。对于他们,我希望能够给予足够的体恤和包容,尽可能的去满足他们的客观需求。为什么这么做呢?首先我认为他们能在一家企业坚持这么久,至少说明忠诚度很高,充分用好他们,对企业本身也是有利的。比如我们有时候需要赶工期,或是新产品试制,这些都是要先发动老员工的力量,然后带动新员工,充分发挥他们的技能优势,做好工作中的传帮带。

另外,我们也很注重老员工的工作沟通,有时我在生产现场跟他们交流,他们告诉我怎样提高生产效率、怎样保证产品品质,建议也很好,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其实,对待老员工更多是尊重,这种尊重不仅是发自内心的、也是体现在细节上的,比如一声问候、一个微笑,就会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Q:这确实是一些比较人性化的管理措施,您的初衷是什么?

A:在正泰,我们始终坚持把员工视为企业的第一资源,公司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注重员工权益保障,将企业发展与员工职业生涯发展有机结合,努力为员工创造良好职业发展环境,促进员工价值实现和全面发展,提升企业的凝聚力,实现员工与企业共同成长。在零部件制造部,我更多的希望关爱员工工作做到认真求实、细微备至,主动了解职工境况,解决他们的实际需求,持续为员工送去温暖。
同时,一直也要求我们的管理团队能够做到“一日三省吾身”,“知不足而思奋进”。就像我面前的这本书:《这是我的错》,最近我在组织团队人员都看一看,然后结合实际工作反思一下自己,有的时候做出的事情不一定是对的或是错的,但是做任何事情都要坚守原则,都要认真负责、砥身砺行。

关于生活与未来

Q:您也在正泰工作时间比较长了,这么多年是否有过很多外界的诱惑?您是靠什么坚持下来的?

A: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在正泰这么多年一步一步走来,能够遇到很多帮助我的领导和同事,没有他们的鼓励和支持,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我,而我现在力所能及的,就是在回报这个陪伴我成长的公司和身边的这群伙伴们。或许正是因为一步一步走来,更深知坚持的不易,所以我希望能够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董事长经常说,我们要“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当今的社会确实是一个充满机遇与诱惑的时代,“乱花渐欲迷人眼”也是不争的社会现实,我希望自己保持一份淡定的心境,抵制诱惑,这样或许更能享受生活,获得幸福!

当然,温州的气候宜人,山清水秀,这个季节虽然中午比较热一点,但早晚都很凉爽,所以一直没舍得离开(笑)。

Q:不可能只是气候的原因让您坚持为正泰服务这么多年吧?

A:说实在的,主要是因为正泰这个平台不错。公司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足够大的平台,供自己发挥才能,这是我比较看重的。所以这些年虽然一直做着很平凡的事,但我一直认为只要把这些日常的事情做对做好了,那我自己也就达到自己所认为的成功了。

Q:您目前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A:平时我虽然住在温州市区,但有时候值班也住这边的宿舍,星期六要上班,有时星期天也要来。所以我感觉工作跟生活已经分不开了。
上次有个年轻的技术工程师离职,他说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呆在正泰这个大院子里,感觉和学校没有什么区别,很少和外界有接触。这些年轻人的困惑其实我能理解和体会。我也是尽量把生活过得丰富一些,比如上个周末,我刚听了台湾的王财贵先生在温州的一个讲座,听他讲有关教育的问题。我听他的课也产生了一些启示性思考,比如我们如何借鉴一些教育的思想和理念,让员工高高兴兴上班、开开心心下班,我想这其中肯定会有一些方法。

另外,王财贵提倡的读经,我也觉得挺好的。毕竟国学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嘛,索性不去想读不读得懂,读上千百遍,肯定就理解了。我觉得这个过程能让内心有一个沉淀的契机,这很重要。

Q:您平时对国学有深入研究吗?

A:那谈不上,我只是偶尔早上起来,读两遍《道德经》,也不管读不读得明白。我在阅读方面是很杂的,可以说是什么书都看,只要觉得有意思、对自己有帮助,都会去看。

Q:对于公司未来发展,您有什么想法吗?

A:我觉得未来最关键的是产品的问题,我们目前拥有全球最宽泛的产品线,但我们的每一个产品可能都不是特别强,必须更有针对性地去开发新产品。做到让别人无法竞争;回到我们制造部这个层面,关键还是要解决好人的问题,打造更有凝聚力的团队来适应企业战略,培养人,留住人。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